在黑暗中看見微光:台灣 同志基督徒 的處境 | 狸長辦公室 Laiphaute    
2019.03.01

在黑暗中看見微光:台灣 同志基督徒 的處境

作家 米孜諾 設計 A-hong 設計 堤亞

信仰與性傾向的衝突:具有雙重身分的「同志基督徒」

在黑暗中看見微光:台灣同志基督徒的處境

陳小恩生在信仰虔誠的基督徒家庭,自幼立志成為一個牧師。但她參加台南神學院入學考試那天,神學院在筆試結束後,決定退回她的報名費,取消面試資格。

原因是:她深愛和她同性別的伴侶,她是一名女同志。

同志基督徒陳小恩

 

她並不是唯一因性傾向受到教會拒絕的案例,同志一旦在教會出櫃,便無法接受洗禮,或無法如過去一般,以教會義工的身分,服事上帝與眾人。為了繼續親近他們的神,許多同志基督徒長期忍耐這種不友善的環境。面對反對同志的家人與教友,多半只能閉口不談,把自己關進深櫃;或忍痛離群,減少接觸教會活動。

 

近年,同志運動團體和以基督教團體為首的反同團體,衝突進入白熱化階段,更讓具有「同志」和「基督徒」雙重身分的同志基督徒感到為難。有感於此,陳小恩與友人一同創辦「微光計劃」,並與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合作,希望能夠促進友善溝通,也為同志基督徒及他們的家人,提供互相激勵的機會。

那些友善同志的牧者,與服事上帝的同志

除此之外,台灣也有一群牧者,支持同志平權運動的主張。例如古亭長老教會牧師陳思豪,他出生在基督徒家庭,曾經也遵循傳統價值觀,但經過一連串生命歷程,使他發覺「他們和一般人沒有不同」,才逐步走向支持同志的道路。然而,他的支持行動也引來會友的兩極反應,有年輕會友向他出櫃,也有會友對他的呼籲感到焦慮。

 

而陳思豪在台灣神學院的同學,真光福音教會(以下稱真光教會)創會牧師張懋禎,自身就是一名同志基督徒。在他就讀政大期間,正逢同志平權運動興起,他創辦了政大第一個同志社團「陸仁賈」,亦曾參與創建全台第一個同志基督徒團契「約拿單團契」,以及「同光同志長老教會」(以下稱同光教會)。自台灣神學院畢業後,他決心建立一個能夠接納任何人的教會,於是有了如今的真光教會,也吸引了有共同理念的教友加入。

 

提到對同志基督徒的支持,必定無法忽視同光教會及其歷任駐堂牧師的貢獻。該教會採取長老制度,但並不受台灣長老教會總會管轄,其會友九成以上是同志。創會牧師楊雅惠於芝加哥神學院深造期間,結識當地同志基督徒,並認識到同志友善神學,因此開始思索台灣同志基督徒的處境。學成歸國後,她於 1995 年創立「約拿單團契」,並於 1996 年創立同光教會。

 

1998 年,楊雅惠離開同光。其繼任者曾恕敏 1999 年自台灣神學院畢業後,便在同光教會駐堂傳道,於 2004 年封牧,成為全台第一位公開同志身分的牧師。但同志身分使他被全台教會列為黑名單,在 2006 年離開同光教會,希望能夠到不同地方服事時,竟找不到任何一間教會願意讓他去牧會。

 

同光教會的現任牧者黃國堯來自香港,他曾在香港基督教團體登報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時出面質疑。當時所屬教會以「在合作和期望上有所分歧」為由,要求他請辭。之後,他加入香港第一個同志教會「基恩之家」。2013 年,他和妻子在同光教會的邀請下來到台灣,看到反同團體的激烈手段,讓他決定留下,並於2014 年成為同光教會的駐堂牧師。

友善同志的教會與牧者

讓信仰上帝的孩子,回到他們靈魂的家

由於台灣有這樣一群友善同志,甚至自身就是同志,了解同志處境的牧者,使得需要神的同志基督徒,仍然有教會及弟兄姊妹的陪伴,給予心靈上的支持與慰藉。但更希望有一日,可以看見每個教會都能為任何人敞開大門,讓信仰上帝的孩子,回到他們靈魂的家,完整擁有神所賜予的愛、平等與自由。

參考資料
LGBT 基督徒 宗教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