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豬瘟在中國 | 狸長辦公室 Laiphaute    
2019.03.05

非洲豬瘟在中國

企劃 Muchin、西西CL 作者 Muchin 設計 May

疫情發展

2018 年 8 月 1 日,中國遼寧省瀋陽市某家養殖戶發生疑似非洲豬瘟疫情,存欄 383 隻豬,47 隻發病,47 隻死亡,8 月 3 日由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確診為中國非洲豬瘟的第一例。該國農業農村部雖然接獲通報時便緊急指導當地做好各項防疫措施,但 8 月 14 日在河南省鄭州市雙匯食品公司的屠宰場仍發生一車生豬不明原因死亡,260 隻豬,30 隻發病,30 隻死亡,產地檢疫證明顯示生豬來自黑龍江省交易市場。自此之後約七個月的時間(截至 2019/3/4 ),中國已淪陷 28 個省市,共 115 例。

🔼中國非洲豬瘟疫情圖:可見疫情傳播速度與範圍。

 

賴秀穗教授指出:過去在非洲與歐洲疫情傳播速度約每年 100 公里,俄羅斯也經過 10 年才從西南部擴散至數百公里外的中部。因此,即便中國政府部門時常強調「疫情總體可控」,然而觀察中國境內案例出現的時間地點數量,其實彰顯了非洲豬瘟在其國內傳播之快、之廣。且奇怪的是——非洲豬瘟為傳染病,通常疫情會自爆發疫點向四周擴散開來,但在中國,它更多呈現的卻是不規則的遠距離點狀散布,這使得傳播原因難以釐清。尤其在首例出現之後,做好防疫措施且設備良好的大型豬場,或環境較封閉且用米糠餵養的豬場仍意外傳出疫情,中國農業農村部雖曾在去年12月時發表查明原因有三:異地調運、廚餘餵食、車輛人員夾帶病毒進入飼養場,也無法解釋這些讓人疑惑的情況。

 

另一件同樣撲朔迷離的事情是,非洲豬瘟究竟是如何傳入中國?動物防疫專家普費佛(Dirk Pfeiffer)曾在專訪中說「問了中國當局好幾次,他們也不知道」。不過中國所發現的非洲豬瘟病毒株與喬治亞、俄羅斯等國流行的病毒株同屬基因Ⅱ型,因此來源指向了俄羅斯——有一說是美中貿易戰讓中國為了填補國內豬肉需求缺口,轉向俄羅斯進口豬肉及其製品,不慎讓非洲豬瘟進入家門;但俄羅斯是非洲豬瘟疫區,應當還在禁止輸入動物及其產品的名單中,故也有其他推測原因如旅客夾帶病毒、染病的野生動物傳入,或有人貪圖俄羅斯豬肉便宜而冒險走私。

 

防疫情況

非洲豬瘟防控形勢非常嚴峻,稍有放鬆就有擴散和局部流行的可能。加之非洲豬瘟在周邊國家長期流行、不斷擴散蔓延,傳入風險依然很大。」從中國農業農村部的發言可見,他們確實認知到這波疫情的難纏麻煩,並下達諸般防疫指令。在中國,非洲豬瘟案例確認後,一般會進行3項措施:撲殺、無害化處理、疫區建立與管理。

 

(表格未放置)

 

 

為了防堵傳播途徑,亦禁止廚餘餵養、飼料添加豬製品和快遞包裹運輸豬肉製品等,也嚴厲取締私屠濫宰、非法加工販賣病死豬及製品等,並強調要完善活畜禽長途調運監管措施。疫情持續擴散下,1 月時中國科學技術部還啟動了「非洲豬瘟等外來動物疫病防控科技支撐」計畫,以非洲豬瘟為主要對象,研究非洲豬瘟病毒傳染源、傳播途徑等流行病學規律及遺傳特性,目標之一就是研發疫苗。

 

遺憾的是中國在處理非洲豬瘟疫情方面,無論事前檢測預防或事後防堵管控看似都有完整的計畫,卻依然無力阻止非洲豬瘟蔓延。客觀條件來看,由於中國佔了世界一半的養豬量,除了具規模的飼養場,也有許多散戶,且幅員廣大,使得情況較為複雜,訊息的傳遞和防疫措施的執行不一定確實,這是很大的防疫難處。也因為非洲豬瘟的侵入措手不及,中國缺乏應對經驗,在剛開始展開的相關技術和認知建立上普遍有不足之處。

 

過去 2013 年即有養豬業者提出,中國許多地方檢疫機構不符規範且缺乏專業技術人員和設備,疫情爆發早期還有無法檢驗出非洲豬瘟的情況,不確實的檢疫甚至讓檢疫證明可以用買的。不過其中最大的漏洞恐怕仍是基於對生計的考量。例如養豬戶若改餵飼料需要提高成本,故不願禁餵廚餘;或是認為非洲豬瘟不傳人,於是開挖別人埋下的病死豬作為加工肉品原料;也有飼養豬隻染病後怕虧錢而瞞報、趕緊賣出,這便涉及了政府補償的問題。雖然中國政府撲殺每隻豬的補償款從 800 提高到 1,200 元人民幣,鼓勵養豬戶主動通報疫情,可在遼寧省卻有被撲殺的豬隻達 240 斤以上的才能得到補償款,以及得到補償款的同時也須繳納每隻 400 元的撲殺費,這類補償未能落實的事情都成為養豬戶消極瞞報的動機,從而加深防疫的難度。

 

是故,中國官方宣稱的「國際社會高度評價我國非洲豬瘟防控成效」,將其內容對照整體現實情況,其實顯得十分虛弱蒼白。

 

周邊影響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豬肉生產國,但因其飲食文化,對豬肉的需求量同樣非常高,不僅自給也須從其他國家進口。疫情使豬肉產量大減,於是中國人民可能對當地豬肉產生疑慮轉而尋求外國肉品,導致中國要從國外進口更多豬肉(因此即便正值美中貿易戰的緊張情勢,中國仍得向美國買進豬肉)。而中國豬肉價格也受到不利影響,其中特別的是為了防疫採取禁止調運產生的異地價差:禁止調運阻隔了市場的流通,於是出現產區供過於求、價格下跌,但銷區供不應求反讓價格攀升的情況。

 

至於有關產業自然隨之受到影響,如中國最大肉類加工企業雙匯在去年8月時股價跳水,其他多家相關行業公司的股價也均出現下跌情勢。

 

 

 

面對亞洲第一個疫區,中國周邊國家皆提高警戒、謹慎防範,深怕成為下一個非洲豬瘟受害者。自中國傳出疫情後,馬來西亞、泰國、新加坡、俄羅斯、台灣等國紛紛禁止中國豬肉或相關製品進口,卻頻有旅客攜帶含有非洲豬瘟病毒的肉製品試圖入境,韓國、日本、台灣、泰國都數次查到檢出陽性反應的案例,台灣近幾個月來檢出陽性反應的比率甚至愈來愈高,面對此一情況各國只能祭出重罰並更加嚴格盤查。而在進口與人身攜帶之外,台灣金門的海漂病死豬事例也讓人警惕其他散布途徑。

亞洲諸國嚴陣以待中,夾在俄、中兩國疫區之間的蒙古國遭非洲豬瘟傳播的風險尤大,在 1 月中旬已通報 4 省傳出疫情;隨後沒多久,越南也於 2 月中旬宣告為疫區,東南亞國家更是人人自危。接連傳出的消息無疑是一陣響亮的警鐘,沉重地提醒亞洲國家們對非洲豬瘟的防範絕不能有絲毫懈怠!

 

參考資料
中國 俄羅斯 蒙古 越南 防疫 非洲豬瘟